• 2011-10-16

    一件小事

    中午吃饭的时候听到kevin说要招会arm的人,我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德姐,德姐是我在南京工作时的室友,是个技术狂人。虽然我不懂技术,但我觉得他的arm和嵌入式的技术很牛。于是跟kevin使劲的推荐德姐。

    在我的大力推荐下,kevin把德姐推荐给了andy技术总监,这里说一下,kevin和andy都是学软件出身的,对硬件可能不是很了解,而公司做硬件的人很少,不像做软件那样受重视。面试题是andy出得,都是关于C++面向对象的题目,上层服务器的。而底层的硬件编程最多只用到C语言。德姐看到题就蒙了,说不会。然后就没有下文了。

    我作为中间人,现在处于两难境地。德姐本来没有来的意思,公司也没有非要德姐的意思,我再说什么可能两边都会得罪。只能就此打住,本来是一番美意,没想到会成这样。

    我后来反省,任何中间人都是难当的,中介,媒婆。。。两方的意愿和要求都要探听的十分明白才行,而且只能抱着撮合的态度,而不是非他不可的态度,特别是一方是朋友的时候,定要小心。

  • 早上会议室里要做报告了,就我们几个人来了。周晨着急的问:你们的指导者呢。 
    我故装幽默的说:领导很忙。 
    我擦。

    报告快开始了。我迫不及待的跟大家打招呼自我介绍。
    霍璇说:我还有话说呢。
    这时电脑卡住了,霍璇焦急的调试着。
    我说:我看着讲义讲吧。
    我擦擦。

    秦聪来的时候带了个同学,说是要我们学校看看。也不枉王艳多次在她面前提起我。我带她们兜了一圈,最后来到体育馆了。
    两个大美女来我们学校,还真不好安排。于是把龙兄叫过来压阵。一起来打乒乓球。
    就这么打了一个点,她们要回去了。走到八角楼的时候下雨了。雨越来越大。我带了把伞。把她们送到车站就回去了。看着她们淋雨回家了。
    我擦擦擦。

    初中时,放学骑车回家。路上看到彭艳自行车坏了,王洁也在一旁。我假装没看见,直接骑过去了。第二天课间,王洁转过头对我说:你见死不救啊。
    鬼晓得我当时怎么想的。就是觉得不自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