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我不知道这几年你们是怎么过来的,每天忙到十二点才睡觉,一年三百六十五天都在工作,天天都在担忧中度过。晚上你们能睡的好么。为了维持这个厂,你们这几年几乎没有添过新衣服,没有添过新家具,新电器,没有出去旅游过。这么苦苦支撑这么多年,你对我说是稳重求进。你从来不对我说家里的难处,我不问,你也从来不说,对于家里的情况我是一点也不知情的,你早就应该跟我说的,这样我的大学五年就不会那么过了,至少让我能回到现实中来,脚踩着实地。现在才告诉我实际情况,而我却飘在深圳,真是处于两难境地,我是回来帮你度过难关呢,还是继续在深圳折腾呢。

  • 2011-05-09

    母亲节

    弟弟告诉我母亲节到了,于是给母亲打了个电话。

    以前家里的厂里外外一直都是父亲一个人打理,后来招了个文员,帮了不少忙,可是干不长久。现在他们都希望我能过去搭把手,我在南京有自己的工作和生活圈子,拿得钱虽然不多,倒也活的如鱼得水。如果去了那边,到了生意场上,可能又会有新的生活圈子,只是不在一个年龄层次,聊不到一块。

    如果按照现在的生活轨迹,我能猜想到3年后的样子。可是想脱离现在的轨迹,是需要下很大的气力的。

  • 2011-02-08

    过年心得

    时间太少了,要做的事情太多。真是无从下手。过年时跟老爸谈起我未来要走的路,说我想经商,同时学画画。他立马反对我,说时间不够。这段时间正是你事业的突破期,不能分心。幸亏我还没说我想写小说。确实啊,这几年是人生的黄金时代。每一天都很宝贵。我的画笔和小说都要收起来了。等过了这个重要时期再说。

  • 2009-08-23

    像个孩子一样

    早晨还在睡觉的时候感觉有人用扫帚扫我的脸,睁开眼一看是欢生,想发飙又发不出来,本来就没睡好觉,半夜才回来,睡的是地铺,现在被扫醒了,怎么也睡不下去了,于是挣扎着去上网。

    发现自己也时不时有这种不知轻重的举动,跟三岁的欢生一样,并不是我容易被激怒,而是被这么对待很伤自尊。